雷诺-日产联盟一直是两大汽车公司赖以生存的基础-新闻八卦-新闻天天看

全球戈恩-雷诺-日产联盟一直是两大汽车公司赖以生存的基础

  • 时间:

三把菜刀从天而降

知情人士表示,雷諾董事長塞納德認為,日產新的治理結構可以緩解雙方關係,這是雷諾方加入日產新成立委員會的原因之一。然而,此舉適得其反,激怒了日產的許多人。

然而,許多雷諾高管承認,目前的聯盟結構並不穩定,如果要生存下去就必須改變。但目前仍不清楚如何做到這一點,尤其是日本不信任法國政府。過去,法國政府曾對雷諾的合作夥伴造成嚴重破壞,先是在2015年推動兩倍投票權的通過,令日本人大感震驚;近期又促使FCA在6月退出合併談判,當時談判僅進行了10天。

知情人士表示,日產領導層意識到,在多年依賴戈恩的保護之後,日產為避免受法國主導地位的影響,現在必須尋求結構性獨立。

意識到威脅后,兩家公司都堅稱一切正常。在今年6月的日產年度股東大會上,雷諾-日產均表明已經達成和解,並準備重建聯盟關係。不過,雙方高管也都承認,最近幾個月出現了根本性變化,試圖修復的關係可能會遭到破壞。

「面對破裂的威脅,聯盟多年來隱藏的財務問題將顯現。」公司內部人士表示,聯盟每年都會有衡量直接節約和避免成本開支的「協同」金額,在戈恩的領導下,這個數字每年都在上升,2017年達到57億歐元。

雷諾-日產的電動汽車項目幾乎是從零開始,導致雙方之間大量的討價還價。儘管最終取得成功,並生產了日產聆風和雷諾佐伊,但二者共同的部分只有門把手。

雷諾-日產幾項聯合業務的職能部門正在悄然關閉,製造和質量控制在內的相關聯盟職能部門也已經不再推進。正如里昂證券汽車分析師克里斯托弗·里克特所言,「截止到2019年上半年,雷諾-日產聯盟已經名存實亡。」

這隻是雷諾-日產聯盟目前的問題之一。有人質疑,二者間的文化差異是否已經達到極限,現在又回到互不信任的狀態? 此外,在法國和日本汽車製造商幾次嘗試合併都以失敗告終,以及雷諾和FCA今年6月談判陷入混亂破裂之後,聯盟的延續還能得到保證嗎?

儘管圍繞這一合作關係的悲觀情緒瀰漫,但雷諾高層並未對合作提出質疑。「忘掉摧毀聯盟的事吧。」雷諾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高級官員表示,「在我看來,沒有聯盟的成功,雷諾就沒有未來。」

西川廣人「聯盟的前景十分暗淡,不管是雷諾董事長讓-多米尼克·塞納德,還是日產首席執行官西川廣人,似乎都無法取代戈恩的管理。」日產前僱員、目前在早稻田大學工作的服部孝表示,「極端地說,保留戈恩對聯盟來說會更好,即使這意味着每年要犧牲10億日元資金。」

「這將不可避免地引發全球汽車格局的調整,因為日產和雷諾要麼尋求自己的交易,要麼接受未明確表態競購者拋出的橄欖枝。」分析師們表示。

隨着戈恩被捕,雷諾-日產幾項聯合業務的職能部門正在悄然關閉,尤其是負責聯盟溝通的部門,以及首席執行官辦公室已全部關閉。接近兩家公司的人士表示,包括製造和質量控制在內的聯盟其它職能部門,也已經不再推進。正如里昂證券汽車分析師克里斯托弗·里克特所言,「截止到2019年上半年,雷諾-日產聯盟已經名存實亡。」

據幾名目擊者稱,「協同」的總體數字往往是戈恩直接決定的,然後他的副手們負責實現。「戈恩想要協同金額是一大筆資金,財務部門就必須計算出來。」 一位前董事表示,「你無法證明他們是對的,但你也無法證明他們是錯的。」

分析師和投資者表示,這些跡象並不樂觀。與戈恩關係密切的人士表示,戈恩的魅力在於他能夠處理好雷諾和日產的關係,儘管二者的股份並不平衡。據悉,雷諾擁有日產43%的投票權股份,而日產僅持有雷諾15%的無投票權股份,而雷諾的最大股東是法國政府。許多人意識到,自戈恩被捕以後,這種不平衡可能是聯盟未來的一大障礙。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綜合外電報道,2009年,卡洛斯·戈恩在雷諾-日產結盟10周年之際,自信地發表了一份聲明稱,聯盟已經擺脫了全球經濟衰退帶來的影響,並列舉了兩家車企合作取得的10項重大成就。今年3月,在聯盟走過20周年紀念日的時刻,雷諾或日產甚至沒有人給員工發電子郵件來記錄這一里程碑。

人們意識到,儘管聯盟的合作已經有20年並取得一定的成功,但這種模式難以複製。著名汽車業分析師馬克斯·沃伯頓在給雷諾董事長的一封公開信中表示,從塞納德到馬克龍,似乎沒有人願意承認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雷諾、日產密切合作的日子已經結束。他還建議雷諾與日產徹底決裂,並尋求與菲亞特克萊斯勒合併。(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記者姜智文編譯)

放眼國內,日產同樣面臨著新的挑戰。今年6月,豐田宣布計劃與斯巴和鈴木結盟,進軍電動汽車領域,而萬事得可能很快就會加入。如果合作持續下去,新聯盟的銷量將超過雷諾-日產-三菱聯盟。

目前,聯盟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而全球汽車業面臨著數十年來最嚴峻的考驗。儘管全球多數市場的銷量大幅下滑,但汽車製造商仍被迫投資電池等成本高昂的技術,以滿足日益嚴格的排放規定,這擠壓了它們本就微薄的利潤。此外,中美貿易戰,以及英國退歐等事件,對全球汽車供應鏈造成嚴重破壞。

20年來,雷諾-日產聯盟一直是兩大汽車公司賴以生存的基礎,它們經常取得成功,也常常令人羡慕不已。投資者表示,戈恩被捕以來,雷諾和日產的股價一直處於下滑區間,這證明了戈恩的能力,但同時提出一個問題:雷諾-日產結盟是真正的強強聯手,還是戈恩通過一系列手段取得的市場表現?

分析人士、行業專家和兩家公司的資深人士表示,兩次紀念日度過的方式截然不同,很好地反映了后戈恩時代,聯盟受到了巨大的衝擊。兩家公司的員工和投資者甚至公開質疑,聯盟是否還會有21周年紀念日。

「Micra搬到法國的『財務理由』是編造的,這種說法很可笑。」 一名全程參与此事的人認為,「卡洛斯·戈恩把任何目標都建立在數據的基礎上,同時推動團隊更有雄心,就像任何一位領導者都會做的那樣。每個公司的財務總監都仔細核實了協同數據,並在公開溝通前正式提交給董事會。在他的領導下,聯盟的表現不言自明。」

此外,戈恩還做出幾項重大決定,試圖把表面文章和政治因素結合起來,而不是冷冰冰地計算數字。其中,將日產小型Micra轎車的生產,從印度轉移到距離巴黎不遠的雷諾工廠,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著名汽車業分析師馬克斯·沃伯頓在給雷諾董事長的一封公開信中表示,從塞納德到馬克龍,似乎沒有人願意承認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雷諾、日產密切合作的日子已經結束。他還建議雷諾與日產徹底決裂,並尋求與菲亞特克萊斯勒合併。

如果聯盟陷入破裂,那麼這一影響將波及到全球汽車業。一方面,兩家汽車製造商將消化分拆帶來的虧損;另一方面,二者在投資和戰略方面將發生巨大變化,並需要分別面對不景氣的汽車市場。

法國總統馬克龍上周表示,「沒有理由改變雷諾日產交叉持股、管理規則和法國對雷諾的持股」。接近雷諾的人士表示,目前沒有就如何減持日產股份展開積極討論。按照當前市場價格計算,雷諾持有日產股份價值149億歐元,日產擁有雷諾的股份價值24億歐元。

今日关键词:女童遗体被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