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快3点数计划-新闻天天看
点击关闭

记者证传媒-一些持偏颇立场的黄媒记者及冒充记者的暴徒不仅故意阻碍警方执法

  • 时间:

凯尔特人战胜勇士

昨日下午《禁止蒙面規例》小組委員會一開始,泛暴派議員毛孟靜就要求黃定光澄清上述言論,並公開有關理據。黃定光說,毛孟靜是揣測他的意思,認為自己在電台節目的說法與主持會議沒有關係,因此繼續召開會議。

資料顯示,帶頭搞事女子名叫葉家文(Ip Ka Man Amy),大公報記者此前未見她採訪過警方記者會,但她稱並非是第一次來。

禁止蒙面規例小組委員會主席黃定光昨日上午接受電台訪問時,稱曾見過網上有視頻拍攝暴徒冒充記者:「記者一齊有掟磚頭,着衫系記者,剝衫系暴徒」。他認為,執法者若需要記者除口罩,記者必須服從,更稱條例列明警方有權檢查,反問:「你記者有冇特權唔合作先?」

记协纵暴 推波助澜

暴亂至今,「假記者」扮演了很惡劣的角色,他們不但處處阻礙警察執法,其存在也給真正傳媒記者的正常採訪帶來了工作風險。《大公報》早於六月起多次揭發「假記者」的存在,包括「港獨」分子鄭偉成、劉康假扮記者在暴亂現場拍攝警方大頭照;加拿大籍華裔網紅Toby Gu憑一件反光黃背心和自行印製的假記者證混跡現場招搖撞騙,又罔顧事實抹黑警方,破壞香港警察的國際聲譽。此外,警方在西環搗破暴徒物資店「國難五金」時,曾檢獲12張假記者證,進一步力證「假記者」的存在。

昨天警方例行記者會因三名自稱「記者」的女子叫囂及用強光射警而受阻,鬧事者更煽動杯葛記者會。帶頭的葉家文未受任何傳媒機構委派,她使用記協發出的證件涉嫌強闖記者會,並揚言到場就是為「抗議」、而非採訪。警方對記者會被騎劫及公眾知情權遭剝奪表示遺憾。記協竟稱「尊重」這次行動及譴責警方「輕慢」記者。有政界及傳媒界人士質疑涉事者具強烈政治目的,濫用採訪權利損害公眾利益,有違專業操守,而且破壞法治,要求記協嚴肅檢視濫發記者證、縱容「黑記」問題,並強烈要求由政府統一處理記者發牌。\大公報記者 郝壽 方學明

警方昨日下午的例行記者會舉行了約15分鐘,三名女子突趨前打斷,身穿綠長裙、背背包及紅環保袋者率先「發難」,大叫「為前線記者發聲,抗議警方阻礙採訪」,另兩人緊隨其後,一人戴口罩。三人用強光電筒照射台上的警方代表,警方代表不滿退席,三名搞事者隨後到台前繼續做騷,過程中商量站位、電筒如何照及是否仍在直播。她們更試圖煽動在場記者杯葛記者會。警方嘗試請三人離開,惟三人瘋狂掙扎,還有黃媒記者上前企圖保護配合。擾攘一陣后,三人終於離場,記者會重開。除《蘋果日報》和獨立媒體網等少數「黃媒」跟隨離場外,大多數記者都留下繼續採訪。

記協被指始作俑者至於另兩個手持強光電筒搞事的女子,戴口罩的被認出是同為自由撰稿人的張麗珊,另一個則供職于記協主席楊健興任主筆的《眾新聞》。由於葉家文持記協記者證,事件亦引發公眾對記協濫發記者證問題的關注。但記協昨日所發聲明完全迴避發證問題,反而轉移視線,譴責警方「輕慢」記者,稱「尊重」同業的抗議行動。

圖:葉家文「騎劫」警方記者會,煽動杯葛,被逐出場時仍囂張地以強光電筒照射警方工作人員\大公報記者攝

有市民在網上留言,直斥葉家文等人阻礙其他記者提問,嚴重影響了公眾知情權。亦有人認為,濫發記者證的記協是昨日鬧劇的始作俑者,並強烈要求政府統一處理記者發牌制度。

強闖記招 大言不慚採訪警方記者會前,記者需出示所屬傳媒機構發出的記者證及填寫姓名、電話、所屬機構等資料。據悉,昨日三人中帶頭的葉家文只能出示一張由記協發出的證件,而無所屬機構發出的記者證,當時警方已拒絕她入內,但她執意強闖。由於記者會即將開始,警方為免爭執而允其入場,不料她趁機「發難」。

昨日在記者會上帶頭搞事的葉家文三十歲出頭,畢業於浸會大學,曾受雇於蘋果日報、立場新聞、香港電台、半島電視台等。近年她轉任自由工作者(Freelancer),疑註冊了名為「廿影像」的公司,據稱主要是為外媒製作影片,包括美國CNN、英國Sky News、澳洲ABC等。

葉家文上載網上的影片顯示,她曾因在暴亂現場不穿標明記者身份的反光衣,而被警察質疑身份。她的報道處處針對警方使用武力,卻隻字不提近月暴徒暴力的嚴重及罕見程度。

在多次的暴亂衝突中,《蘋果日報》、《立場新聞》及所謂「大專媒體」記者的鏡頭只對準警員,對暴徒的施暴和破壞則視而不見,更有學生報記者公然為暴徒做「哨兵」。

議員倡政府統一派記者反光衣昨日在立法會《禁止蒙面規例》小組委員會上,保安局副局長區志光指出,警方有權要求在暴亂現場的記者除面罩辨識身份。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蔣麗芸建議,當局推出規例,若記者要前往示威場合採訪,必須申請特製的反光衣,並遵守某些規定。

記者段遠峰報道:回顧四個多月以來,在暴亂現場,一些持偏頗立場的黃媒記者及冒充記者的暴徒不僅故意阻礙警方執法,還偏幫暴徒,掩護他們逃脫。更不用說,他們的歪曲報道刻意醜化警方執法,美化暴徒的暴力行為。而香港記協助長縱容這種怪現象,對暴亂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

她現場採訪特別留意的是被捕者的姓名、樣貌及人數等,而很少拍攝現場暴亂的情形。她自稱在現場吸入催淚煙、被噴中胡椒噴霧,甚至被催淚彈打中身體但「未受傷」,則在這些影片沒有紀錄。

圖:葉家文昨日掛着記協的記者證,專程來「踢場」

葉家文事後受訪時大言不慚,稱自己跟規矩登記、不算強闖,她在現場所為是「新聞自由」、不覺影響其他記者採訪。她承認昨日原本放假,到警方記者會未受任何傳媒機構委派,並非採訪,而是專門為「抗議」。無特定機構背景的自由身份,恰恰給予她「方便」。

黃媒記者經常在衝突現場兩方對峙時,站在暴徒一方的最前線,彷佛是暴徒的第一重防線,並近距離監視和拍攝警方的舉動,這在外國可算罕見。早前人們在西班牙的示威衝突現場可以看到,當衝突爆發時,外國記者多數站在警方後面保持一定距離拍攝,很少會站在雙方的中間。這一方面是保護自身安全避免傷害,另一方面是避免阻礙警方執法。警方在記者會上亦多次呼籲傳媒記者不要站在警員與示威者之間,但在香港幾乎無人理會這一點。

以黃媒記者為核心的香港記者協會包庇和縱容這些有失傳媒職業道德的現象,同時對暴徒攻擊新聞工作者的暴行視若罔聞,卻不惜歪曲事實、小題大做地攻擊和詆毀香港警方。

現場所見,葉家文行動時手持手機,熒幕上顯示了一個通訊群組,成員互有對話。葉家文稱,這次抗議是「代表前線記者」,行動中並非現場三人,幕後有人寫宣言,會討論下一步行動,並特彆強調「不代表記協」。她又謊稱警方在記者會上不給記者提問,所以才要行動;但事實是,每次記者會警方開場發言后,都會讓記者逐一提問。

楊健興則在回應中稱,執委會根據申請人的工作需要決定是否批准,沒有具體規定如何用證。他又稱,「理解該會員在記者會上反映採訪工作上困難,我們理解她及前線記者感受,也明白有人可能認為並非合適場合,我們尊重不同看法。」

带头者叶家文被警质疑身份

今日关键词:威尼斯紧急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