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快3精准预测网-新闻天天看
点击关闭

资讯指数-把旗下外卖仔转为自负盈亏的「个体户」

  • 时间:

司机状告滴滴封号

現時約有二萬人任職外賣平台的外賣仔,七成是駕駛電單車的「騎兵」,其餘是「步兵」。《大公報》記者為體驗外賣仔的辛酸,早前貼身直擊阿豪全日的送餐情況。

「網上外賣平台幾年前喺香港仲算新興行業,初時入行人數唔多,都搵到錢。但你都知,一場暴亂令到經濟大插水,大量食肆倒閉,啲人又無再咁豪爽成日叫外賣。我哋呢份工無底薪,要逐張單抽佣,依家咁嘅環境,收入足足跌咗六成,生活拮据。」48歲的阿豪中五畢業,曾任電視台初級攝影師,三年前離開電視台。眼見外賣仔返工時間靈活,自己又有電單車牌,決定投身外賣仔行列,並加入至少五間不同的網絡外賣平台,透過手機程式鬥快搶單接生意。阿豪透露,勤力時月入逾四萬元。

遇衝擊口水鼻涕流不停然而,連月暴亂打爛無數人飯碗,「我主力接港島區嘅訂單,但呢幾個月,銅鑼灣、金鐘一帶好多時有暴力衝擊,又打鬥又放汽油彈。我試過有一次要將個外賣由北角送去中環,因為暴亂要不停兜路,足足兩個鐘都未送到。邊送外賣,啲口水鼻涕不停係咁流。經濟唔好,你唔做咩?大把人爭住做;為搵兩餐,只好頂硬上。」

阿豪苦笑說,近來「騎兵」人數增加,公司疑諗縮數,把旗下外賣仔轉為自負盈虧的「個體戶」,以避開為外賣仔購買勞工保險,「我每月收入大減六成,只好靠日踩十幾個鐘拉上補下。」

中午十二時至二時的午飯黃金時段,阿豪為爭取更多訂單犧牲自己午飯時間繼續送餐。有時運氣欠佳,他需連續多次送餐到沒有升降機的唐樓,「大熱天時,行一次樓梯爬十幾層唔緊要,最慘係不停來回行上行落,真係鐵人都會腳仔軟。但為賺每張單三蚊至幾十蚊不等嘅血汗錢,點辛苦都要捱落去。」下午二時過後,阿豪才有機會坐下來喘口氣,吃吃午餐,稍事休息,「有單接好過無單接,食無定時,呢行有好多人都捱到有胃病。」他稱下雨天工作時更慘,渾身濕透,即使換衣服亦無補於事。

去年八月,阿豪跨區到旺角送外賣後,電單車被盜,他欲哭無淚,「真係震驚到講唔到嘢,自己唔信邪,喺附近搵咗幾次先接受到架車畀人偷咗。」他說,寶貴的搵食工具和時間失去了,他更要額外花一筆錢購買另一部電單車,損失慘重!

圖:暴徒不斷堵路、掟磚、縱火,不隻影響市民日常生活,亦打爛許多打工仔飯碗

外賣平台近年如雨後春筍湧現,造就網絡外賣市場蓬勃,惟今年長達四個多月的暴亂嚴重衝擊食肆生意,外賣仔生意也大跌六成。加上經濟不景,不少外賣平台疑為節省成本,紛紛把旗下外賣仔轉為自負盈虧的「個體戶」,勞工權益不受勞工法例保障。雙重夾擊下,外賣仔為了保住飯碗,不惜冒險送外賣,在火彈磚雨中穿梭,或行十多層樓梯,只為賺取每張單三元的血汗錢。\大公報突發組 (文、圖)

行十多層樓梯日曬雨淋當日,上午七時許,阿豪駕駛「綿羊仔」送兒子上學後,到鰂魚涌一個電單車「排骨位」開始等候接單。他專注留意手機屏幕,汗流浹背亦渾然不覺。等待近半小時後才成功「開單」,前往就近連鎖快餐店領取食物,再送到數分鐘車程的屋苑單位。

今日关键词:威尼斯最严重水灾